• 浙江省杭州市 2022年11月05日
    "诗琪和诗涵不在家吗?"我站在门口问道,诗函是老二,和诗琪是他们家仅有的俩女娃。 "二妹出去玩了,小妹在里屋呢。"老大张明皓回答道。他们家共有六个兄弟姐妹,四男二女。很小的时候他们兄妹六个是睡在一个大通铺上的,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们在去年的时候开始分床睡的。老大说的“里屋”就是诗琪和诗涵的卧室。 "张爸张妈呢" "他们去市集里卖瓜去了。" “哦”,张爸张妈最近一直都去集市卖西瓜,这大热天的,很畅销,张爸张妈忙的不可开交。
    收藏 0 0
  • 浙江省杭州市 2022年11月05日
    堂屋的门是木门,也早已满目疮痍,可能是年头太久,木质早已软化,门角已被人扣去好几大块。 进入房间后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有点老但很干净的小木桌,居于屋子正中央,上面放着张海刚切好的西瓜, 西边靠墙也有一张木桌,稍显凌乱,被锅碗瓢盆和油盐酱醋占领着,只在右手边留一小块空旷的桌面,用于放切菜的案板, 桌子下面是土豆白菜等蔬菜,还有几个洗菜盆。厨房很小,只容得下一个生火做饭的锅灶,和一堆细枝烂叶组成的的柴火堆,所以餐具之类的厨房用品便挪到了堂屋里。 东边靠墙的是一张破旧的沙发,沙发表面的皮革也已千疮百孔,张海和他的三个哥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电视是今年春节期间他们舅舅送的,摆放在放在北面靠墙的柜子上,柜子里的应该是一些陈年旧物,柜子上方的墙面上悬挂着十几个奖状,是老三、老四和老六的。
    收藏 0 0
  • 浙江省杭州市 2022年11月05日
    "刘洋,干嘛呢,还不快进来。"喊我的是张明海,“这么大太阳,不嫌热啊!”他正端着西瓜从厨房往堂屋走去,我应了一声,然后掸去脚上和腿上的灰尘,跑了过去。
    收藏 0 0
  • 浙江省杭州市 2022年11月05日
    诗琪的家是四间小瓦房拼凑而成, 一间是厨房,砌的土墙,坐落在东面,房门朝向西面; 另外三间连在一起,是由红砖堆砌而成,方位是坐北朝南向,这三间里中间一间是堂屋,用来接待客人和吃饭用,左右连接两个卧室。 院子是开放式的,四周没有围墙,但却有一个象征性的院子大门,木制的,我去他家总喜欢绕过那道木门,不为别的,只为不走寻常路。 站在她家屋檐底下抬头望去,即使是这三间砖房,却也比厨房的墙面好不到哪里,多年的风吹日晒,墙内的红砖早已风化,用手一蹭,红砖外层已然尘化的粉末状哗啦啦洒落在我的鞋上和裤子上,同时洒在鞋子上的还有额头的汗水。 2003年的夏天着实有点热,火辣的太阳,像是要将万物点燃一样,皮肤渗出的汗珠一波接着一波,鼻腔里每呼吸一次,都像是在点火,只能张开嘴喘着大气。
    收藏 0 0
  • 浙江省杭州市 2022年11月05日
    我家是在村子的最南头,诗琪家则是在我家隔壁的隔壁,我和她五哥张明海是同年同月同日生,诗琪是老六,比我俩小了两岁,同时也是家中最小。我喜欢去她家玩,因为我喜欢逗她,问她,看她笑,听她说话。 不过她家孩子多,受计划生育影响,被罚了好多钱,日子也过得比较清贫。
    收藏 0 0
  • 浙江省杭州市 2022年11月05日
    还没等张妈去我家打招呼,我妈就又过来了,这次还跟着我爸。我爸是个严厉的人,同时也寡言少语,总爱跟我讲大道理,以及训斥我。所以听到他的声音,我赶紧紧闭双眼,一声不吭假装睡觉。爸爸也不惯着我,想要直接把我抱起带走,可是我紧紧攥着诗琪的小手,这让爸妈也是没办法。这时张妈赶紧出来解围,“就让洋洋在我们家睡吧,在这里挤着睡,他也暖和!”就这样,我牵着诗琪的手进入了梦乡。 在10岁之前,这是我经常干的事!而随着年龄的增长,意识到了男女有别后,便很少挨着诗琪睡觉。
    收藏 0 0
  • 浙江省杭州市 2022年11月05日
    夜渐渐深了,睡意渐渐涌来。诗琪他们也准备上床睡觉了。由于都还很小只,他们兄妹几个也都还没分床睡,两张大木床拼凑到一起,然后六个娃儿依次排开躺下,像是一个大通铺。在他们上床时,我也偷摸摸地混了上去,躺在诗琪旁边,拉着她的小手,诗琪很安静,看到我也只是笑着不说话,其他几个兄弟姐妹也都习以为常,只有明海那家伙跳起来,“妈,洋洋又把我的床位占了,我去你的屋睡!”张妈也习以为常,说道,“那你从衣柜里再拿个枕头出来!我去跟洋洋妈说一下,免的她着急!”
    收藏 0 0
  • 浙江省杭州市 2022年11月05日
    眼见战斗愈演愈烈,饭菜横飞,张爸看不下去了,决定秀一下他的棍棒,拿着他的拖鞋,把我们赶出了堂屋,等我们立了安安静静吃饭的保证,才让我们进来。如果再犯,那就是第二阶的拖鞋教训了!不过对此我们早已屡见不鲜,毕竟大家都是体验过的人。但我们却以此为豪,因为只有经历过张爸“爱的鞭策”的男人才算男子汉,至少我们几个挨过的人是这么认为的。 饭饱之后,我们翻开了一本破旧的童话书,然后拉来张爸给我们讲书里的故事,张爸不生气的时候还是很和蔼的,就是有点瘦,皮包骨头的那种瘦,虽然才30多岁,但看着却像一个慈祥的小老头,大概是长年累月的超负荷劳动造成的,张爸有空的时候也很喜欢和我们一起玩。他也笑称自己是孩子王。
    收藏 0 0
  • 浙江省杭州市 2022年11月05日
    “洋洋又在这里吃了啊,我炖了鸡肉,给你们端来一点。”是我妈过来了,两只手托着一盘子鸡肉。 张妈赶紧迎了上去,“不用这么客气,我家六个孩子,不差洋洋这一个,你快端走吧!” 然后她俩一番拉扯,拉扯到一半,突然又低声细语起来,不知是听说王家少了猪,还是李家卖了羊,总之一点风吹草动到了她们那里都会变成洪水猛兽。 许久之后,家常里短的交谈算是告一段落。那盘鸡肉最终还是被我妈塞到了饭桌上。然后就是我们几个的哄抢时刻! “有没有谢谢张妈啊,洋洋!”妈妈望着我问道,而我此时正专心于抢肉大战,哪有时间理会妈妈。 “都七岁了,咋还那么不懂礼貌!”妈妈开始训起我来。 “谢谢张妈!”我见妈妈口吻有点严厉,赶紧服了软。然后继续投入战斗。“明海,你咋从我碗里夹肉,你个家伙不讲道义!”边说边把他的碗直接端了过来,然后他也立刻抢走我的碗。 然后张妈和我妈互相寒暄了几句,我妈就回去了。
    收藏 0 0
  • 浙江省杭州市 2022年11月05日
    “又要跟我抢肉吃,哼~”张明海气愤的说道。 我挨在诗琪旁边,然后用“哼~”回击,明海也不示弱,继续“哼~”着,我俩就这样你来我往“哼~”斗着。“别斗了,妈妈今天做得多,让你们吃个够!”诗琪笑着制止了我俩的无聊战斗。诗琪是一个文静的丫头,她顶着一张圆脸,肉肉的,鼻子是小巧的,下挂着一只樱桃般玲珑小嘴,眼睛却是大大的,而且经常水汪汪,看着惹人怜爱。尤其是惹我怜爱,我喜欢诗琪的笑,她一笑,就仿佛春天来了,心里瞬间鸟语花香,暖暖的。虽然现在也是春天,2000年的春天。
    收藏 0 0
  • 浙江省杭州市 2022年11月05日
    傍晚时分,吃晚饭的时候到了。 “洋洋,该回家吃饭了!”妈妈站在家门口喊着。我不搭理,继续和诗琪他们几个玩着玻璃球,随着天色变暗,诗琪家的院子像是被某位画师泼了墨,黑压压一片,地面上的玻璃球也模糊不清。无奈,只能游戏结束,各找各妈,我把玻璃球都送给了诗琪,然后依依不舍的开始往家赶。 “洋洋,今晚在我们家吃吧,张妈今天做的红烧肉。”诗琪的妈妈喊住我。 “好啊好啊!”我立马扭头回应,红烧肉是我的最爱,但最主要的还是我想继续和他们混在一起,尤其是诗琪。我一路小跑,扑向他们兄妹几个,差点把老五张明海撞倒。
    收藏 0 0
  • 浙江省杭州市 2022年10月24日
    1
    收藏 1 0
  • 浙江省杭州市 2022年10月21日
    回忆录
    收藏 2 3
官方产品
didiok搜索导航
公告
  • 1. 本页面可发表内容长度较短,如内容过长请移步至 博客 页面
    2. 如有不良信息,请私信管理员 didiok 进行举报。或者邮件联系 didiok@foxmail.com。
    3.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:didiokReading